扑棱不是蛾子

我的脑子里有个神,我的手有自己的想法,他们总是相互冲突。

女儿的人设,先丢着吧

强大的猎魔人,举枪贯穿消灭一切黑暗和不洁,用圣水洗涤世上一切污垢,在人前她温柔善良,尤其喜欢小孩,认为他们是最有生命力的存在。

如果呼唤她的名字会得到她的一个回眸,然后笑的温柔,对于她所庇护的人来说,她的红眸并不是吓人的存在,而是玫瑰花一般的美丽动人。

但只有与她一同共事的队友才明白那红色的眼底是怎样的血腥。
战场上如图疯子一样冲在前线,平时微微勾起的嘴角现在笑的狰狞恐怖,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,白发如同剑光一样划破黑夜。开枪,换弹,几乎每一次扣下扳机就会有一个魔物倒下。
她是就算子弹已经完全告销,也不愿意退场落幕的尽职舞者。
没有子弹?那就用木锤把锥子狠狠刺进对方的心脏,失去武器?那就用身体每一个可利用的地方撕咬怪物的身体。

战斗直到破晓才停止,未干旧血迹一次次被新的血迹所掩盖,透露着更为压抑的绝望。白色的衣裙上沾了肉末和黏腻的血浆,被血浸湿的布料粘在皮肤上,与苍白的皮肤形成对比,构成一副残忍的画。
她站在这横七竖八的尸堆里,用力呼吸着空气,以彰显着她还活着的事实。异样的美感像是以这堆残尸为养分开出的玫瑰。
抬手用同样颜色的围脖擦去脸上溅到的污渍,忽然发现站在一旁的你,不紧不慢的收起枪,回过头来,笑容正如同这黎明的曙光一般——耀眼而不温暖。启唇说到
“怎么了?”

不寒而栗。

【写完才想起来,魔物…有血吗???】

评论(4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