扑棱不是蛾子

我的脑子里有个神,我的手有自己的想法,他们总是相互冲突。

以爱之名

这个家写的东西伙明明都这么棒怎么会没有人关注她呢?ヽ(´・д・`)ノ

BA-Anesthesia:

In the name of love
*神圣裁决相关
*点梗系列
*雇佣兵paro,bg,拟人
*BGM:Alan walker-faded
*你总是肆无忌惮地以恨之名来爱我。


审问者:“死者姓名?”
:“顾念诀。”
审问者:“死亡时间?地点?”
:“威尔森码头,上周六晚上十点…没必要精确到分秒,那毫无意义。”
审问者:“你与死者的关系?”
:“同居,伙伴,搭档,如果我的记忆没出现偏差,还是恋人。或者更稳定一些的关系。”
审问者:“那么我假设你不会介意我多问几个额外的问题?”
:“比如?”
审问者:“比如你的作案动机。”
:“争吵。警官,先生,我一个晚上重复了三次这个单词。需要我写在你的手中的档案里吗?”
审问者:“可你说你们是……”
:“‘恋人’,没错。那只是一种稳固彼此关系的纽带,也是更好进行活动的借口。或者可以说是【牵制】,随你高兴。”
审问者:“恕我直言,这种理由我无法信服,我相信法官也一样。如果你想开脱罪责,这种证词就不会有太大作用。”
(一段长达四分钟的沉默):“……暂且不说这个,先生。您曾经听说过【寂静深处】吗?”
审问者:“【寂】……什么?”
:“【寂静深处】。离这片该死的土地大概一千英里的小岛屿。我跟她在一本书里看到的。一个苏联人给它命的名,刻的石碑,几乎把它描写成了基督教的天堂――其实我们都知道那不过是片荒地,虽然对于我们来说,把每日例行从FAL步枪换成一杯炼乳绿茶,就足以称之为天堂了。可惜的是…(铁手铐拖动在木桌上的声音)
:“所以你应该可以想象,她几乎一天要把这个单词念上五十遍,每说一次都要换一个口吻,用花体字在蓝图草稿的空白处写十遍,把每个字母都描黑一次……(急促的短短笑声)
:“她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大约两周仍未消停,直至某个夜晚,她打出的一颗子弹穿过塔楼的玻璃窗,没有打中那位金发男爵。那是她第一次打偏,引来了塔下喝酒的士兵。
:“无疑那次任务失败了,于是我们吵了一架,她矢口否认了她的过失把一切都归咎于意外――摆手时她打翻了手边的红茶,瓷杯摔碎成一万片,投射出一万只她偏离的眼睛与心。”
审问者:“……这就是结局?”
:“还没有,先生,我不会一下子就把故事说完。”
审问者:“抱歉,(椅子来回拖动的声音)你继续。”
:“……我告诉过她,我曾经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过她,在你离开这里,去那该死的小岛之前,你就会被远程狙击手从几百米外打中太阳穴,像你无数次朝它开枪溅下血光的猎物。多想想,多用用你的脑垂体,它们存在不是为了让你在海边喂鱼用的。
:“风很大,我不太确定她是否听清,灯塔上的光从她身边一略而过,如同她鬓发上的牵牛花转瞬即逝,她朝我牵起脸上的微笑,随即看向了我,但看的又不是我,向北面一千英里外有一块小小的陆地,那才是她想去的地方。
:“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?‘上帝啊,’这是我能想得到的第一句话(即使我说起这话来十分怪异)那是一种比冰冷的北风更令人颤栗的感觉,‘――我发现我拽不住她了。’
:“【当我看到人和草木一样生长繁衍,青春时蓬蓬勃勃,全盛时又该走向凋零,繁华和璀璨都将从记忆中消散。就此我们沉睡,不再苏醒。】”
审问者:“这是什么?听起来像是教堂里常有的歌词,我指的是礼拜什么的…”
:“不,是碑上的文字,俄文,读起来很有意思。别那么紧张,先生,我只是觉得需要换个气氛…”
审问者:“谢谢你的好意,但我觉得我们更应该讨论案件,如果你愿意吐露一些对我们之间的交流有益的言辞,那比什么都更有意义。”
:“哈,很聪明。你很适合审问这个角色,如果我不是双手被拷着,我会考虑给你的上司写一份匿名的推荐信。”
审问者:“如果这算是夸奖,谢谢您,以及――”
:“我交代的还不够多?我说完了所有我颅腔里所有能记住的……听说你们会用电击和毒药迫使犯人招供是吗?要我说,那些对亡命之徒不起作用……”
(椅子拖曳的声音)审问者:“那么今晚就到此为止吧。已经很晚了(话音未落,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十一声敲钟)
“请好好休息。”


你用拇指按下录音笔的开关,黑色卫衣下的躯体布满疲惫。手腕微微转动,锁上冰冷的铁门。最后往淡蓝色泽的窗户中看去。
―之后万籁俱寂,灰暗的疤痂渗透入男人的眼中,他嗤笑两声,转瞬即逝。
你突然翻开了他的档案夹,你是如此急迫,以至于无意划伤了指腹。淡蓝的双眸,光透过窗户打在白淀纸上。
真实姓名不明,1980年获得代号“神圣裁决”,年龄29岁,苏格兰国籍侨民,职业雇佣民兵,受命于苏格兰塔军队,FAL队伍。
在那双灰暗眼睛,看着相框外的所有人。
你伸出手,粗糙的指腹带着薄茧扫过一大串英文,扫过记录案上几个简短的单词,漂亮的、加重了无数次的花体字上,扫过每一个转角和勾起。


―他的冷静在血液里,疯狂在骨子里。
fin

评论(1)

热度(7)

  1. 扑棱不是蛾子红莓花儿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个家写的东西伙明明都这么棒怎么会没有人关注她呢?ヽ(´・д・`)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