扑棱不是蛾子

我的脑子里有个神,但可惜我的手有自己的想法。

到底为什么会有人关注我?
喜欢的都是我还在ut坑里的图,可是我现在不画ut了啊???(一脸蒙)而且我又不高产,画的东西也莫名其妙……感觉发点什么推荐点什么都在占别人板面……
你们是都不清关注列表的吗?还是老福特精准扶贫送温暖?
能不能设置自己不可见粉丝数啊,感觉看到了就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数量(熊猫头沉默)

幻想一下幼皇,重度哦哦吸
后面2P是奶茶

谢谢

讲一个故事吧。
Y是一个女高中生,她没有朋友。
所以她只好一个人去食堂吃饭,一个人去小卖部,一个人收拾东西回家。
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但最初并不是这样的,就像每一个故事的结尾,人们都是幸福快乐的,只不过在这里,幸福快乐的人存在于开头。
Y交了两个朋友,三个女孩子经常一起回家,一起玩,但是渐渐的,其中一个人就只和另一个人一起玩啦,为什么呢?因为Y不够有趣呀!你知道的,三个人里最后能玩的开开心心的只会有两个人——Y就是三个人里最不被需要的那个人。

所以她就被剔出去了。

但这很正常,你看,Y并不是非常漂亮,还有点微胖,而且Y和她们没有共同的爱好,也不会讲什么令人开心的俏皮话。
“哦,多么无聊的一个人!”
所以女孩子们不愿意和她待在一起,她们甚至不愿意施舍哪怕一分钟的时间在下课的时候来等待Y收拾东西一起回家。

Y很难过,非常难过,她的心口被开了一个大洞,风从前胸进去,带着血肉内脏一同从后背刮出来,噼里啪啦摔在地上,然后被踩碎。
她说:
“我不想去学校了。”

但这是不可能的,待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时,Y照样还是要起床去学校。

入睡前,Y发了一条空间:
【招聘】
我需要一个愿意在下课以后,用两分钟的耐心来等我,陪我一起回家的人。

漂流瓶装着女孩的绝望被投入大海,不奢求任何人能看到的黑暗却在另一个海岸被意外拾起。

第二天傍晚,Y的学校要日常训练,今天站在Y身后的W是Y以前的同学,W突然没头没尾的问了Y一些事情,比如:你在哪个班,你等下去哪吃饭,和谁一起,类似这样。
当她得知Y是一个人时,她脸上露出了一副诧异的表情,她沉默了一会,说“你以后就到(2)班的门口来吧,以前同一个班的大家都在,我们一起出去吃饭。”

Y被她说的眼睛酸酸的
【居然被她看见那条消息了啊……】

Y害怕她被人发现自己眼眶红了,训练一结束她就逃也似的离开了操场。

嗯,在三三两两聊着天的喧嚣人群中,一个人低着头走自己的路。心情更烂了呢Y同学。

却半路上遇到了D,在D的身边还围了Q,X,W,不少人,都是Y以前的同学。Y突然想起来,早上她打开手机准备删掉昨天的负能的时候,发现有一条消息回复,是D发来的,就一个字
【我。】

Y觉得有些尴尬,她快步过去,试图假装自己是个瞎子,结果还是被D叫了回来
“诶?小Y你去哪啊!”
“我……我去食堂啊。”
“一个人?!”
“啊……对啊”
“啊???”
说真的,那一刻D漂亮的脸上就差写上【心疼】这两个字了,她走过来,硬是把Y拉进她的队伍,D笑着挽住Y的手臂。【上帝她笑的真好看】
她说:
“一起出去吃吧!我请。”

“我莫不是遇到了仙女吧……”Y这么想着。

这里感谢我的旧友们,谢谢,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这份好意,我像条虫子一样,光一照就缩回去了。那个时候我刚好被训了,莫名其妙的委屈,心情突然光速冲到了临界点,几乎哭出来。我都想好了我待会就去厕所当女鬼,在最后一个隔间痛痛快快哭一场。
却被一群天使拽过来,被她们身上那耀眼的光芒蒸发了眼泪。好比是在我已经决定要淹死在沼泽里了,却被人从泥潭里救起来,她们告诉我,要坚强,有她们在呢。
谢谢,谢谢。

我在想,同样是死亡,蓝方死去的时候他的亲人,挚友都过来为他哭泣,哀悼,甚至拯救他。
那boss一个人,孤零零的化为碎片的时候,他会不会感到难过呢?

最近的一些摸鱼…感觉已经丧失了兴致满满画画一画好几小时的动力了,这可不行

女儿的人设,先丢着吧

强大的猎魔人,举枪贯穿消灭一切黑暗和不洁,用圣水洗涤世上一切污垢,在人前她温柔善良,尤其喜欢小孩,认为他们是最有生命力的存在。

如果呼唤她的名字会得到她的一个回眸,然后笑的温柔,对于她所庇护的人来说,她的红眸并不是吓人的存在,而是玫瑰花一般的美丽动人。

但只有与她一同共事的队友才明白那红色的眼底是怎样的血腥。
战场上如图疯子一样冲在前线,平时微微勾起的嘴角现在笑的狰狞恐怖,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,白发如同剑光一样划破黑夜。开枪,换弹,几乎每一次扣下扳机就会有一个魔物倒下。
她是就算子弹已经完全告销,也不愿意退场落幕的尽职舞者。
没有子弹?那就用木锤把锥子狠狠刺进对方的心脏,失去武器?那就用身体每一个可利用的地方撕咬怪物的身体。

战斗直到破晓才停止,未干旧血迹一次次被新的血迹所掩盖,透露着更为压抑的绝望。白色的衣裙上沾了肉末和黏腻的血浆,被血浸湿的布料粘在皮肤上,与苍白的皮肤形成对比,构成一副残忍的画。
她站在这横七竖八的尸堆里,用力呼吸着空气,以彰显着她还活着的事实。异样的美感像是以这堆残尸为养分开出的玫瑰。
抬手用同样颜色的围脖擦去脸上溅到的污渍,忽然发现站在一旁的你,不紧不慢的收起枪,回过头来,笑容正如同这黎明的曙光一般——耀眼而不温暖。启唇说到
“怎么了?”

不寒而栗。

【写完才想起来,魔物…有血吗???】

杀戮天使要播啦!!!要播啦!!!ray!!zack!!!我磕爆他们俩!!

一个问题,求解

720000到底是900和800-51还是900和800-60。在tag里吃到了两对cp的感觉怪怪的……

大脑要的是蒙娜丽莎,可惜我的手有他自己的想法,我想,我他妈就是在纸上撒把米再放只鸡上去都比我画的好吧??????